护理动态

面对疫情,守望相助是我们共同的选择 —— 记淮阴医院护士侯淑洁

更新日期:2020-04-11 15:25 点击:
 


   今天是
2020年
38日,对于淮阴医院的护士侯淑洁来说是开心的一天,她所在的第五批江苏医疗队,驰援的武汉开发区体育中心方舱医院的第二舱正式休舱----所有的病人全部出院,武汉这座城市正在苏醒。

这是侯淑洁驰援武汉的第28天,她从未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座英雄的城市。28天,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习惯了护目镜的雾气,习惯了防护服下掩藏着的尴尬,习惯了被人们称为最美笑脸的勒痕,习惯了身边那些逆流而上的身影……

接到驰援湖北的通知一刻,我内心无比激动

2020年2月9日早上7点,侯淑洁接到护理部发来的驰援湖北的通知,她想都没想就把自己报上去了,8点她接到了出征的消息,她说,“接到驰援湖北的通知一刻,我内心无比激动”。选择去湖北疫情最前沿,家人都知道可能面临的危险,但对于她的选择,家人们只有支持。至今她也没有告诉母亲,因为她不想看到母亲的泪水,也不想让母亲看到她的泪水。

12点从淮安出发,19点到达武汉。在家里她没有流眼泪,在医院的出征会上她也没有流眼泪,然而在她踏上空荡荡的武汉的城市的时候,她突然想起临走时,七岁的儿子哭着对她说“妈妈,放心,我会听爷爷奶奶的话,我是勇敢的孩子,你也是勇敢的妈妈”,眼泪遏制不住的流了下来。因为侯淑洁不知道武汉疫情到底有多严重,是否能平安回来,是否能再见她年迈的父母、孩子、爱人、朋友……

第二天,她剪去一头秀发,开始进行严格的培训。2月14日进入武汉开发区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正式工作,这是第一次零距离接触这么确诊的新冠患者。一个班次6个小时,因为穿防护服的缘故,不敢多喝水,不能去厕所,不能动作幅度过大,需要高度紧张可是当病人有需要的时候,又义无反顾的忘记了这些不适。每次下班,当一层一层摘掉防护服、护目镜、口罩的时候,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鼻而来,深深地吸一口感觉好开心。

武汉,这座英雄的城市充满了感动

 方舱医院的患者是特殊的,他们不仅要忍受疾病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,更要忍受自己内心的煎熬,一声轻轻的咳嗽、些许的胃部不适、检查数据轻微的变化,这些在医护人员看来都在正常范围内的小波动,都可能令他们崩溃。当他们紧紧握着医护的手时,感觉是抓住了他们唯一可以握住的救命稻草。这令侯淑洁意识到,这是一场持久战,更是一场心理战。

侯淑洁负责的病区有一位老爹爹,患有阿尔兹海默病,有时候他会忘记自己的床位,走到其他病区里面。侯淑洁下了班制做了一个布标签,上面用彩色的笔写着老爹爹的姓名、病区、床号缝在了他的衣服上,然后和隔壁仓的医护们打好关照,每天,总有那么一群热情可爱的医护人员和病友,帮助老爹爹回到自己的床位....

那天老爹爹情绪不高,原来是被别人提醒他错拿了以为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,他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,坐在角落的椅子上,流下了委屈的眼泪。侯淑洁连忙安慰着他,还通过病友联系到了他的老伴,让两个人视频聊天,听到婆婆的声音,老爹爹瞬间安静下来,俩人你一言,我一语,慢慢的,老爹爹的情绪渐渐缓和了。3月8号,老爹爹是最后一批出院的病人,他又像一个孩子似的,拽住侯淑洁的防护服不肯离开。

王先生是特殊病人之一,最初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时,武汉各大医院床位紧张,他的妻子每天用轮椅推着他,步行近两小时路程,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,后来被安排到了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。由于妻子也被感染住院,“生病的那几天我整个人是绝望的,想到了亲人间的生离死别!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!异常压抑”,他说。

侯淑洁每天上班时都要和他谈心。“你看今天药有调整,情况越来越好了,加油!”“你看你夫人今天身体指标又进步了哦,棒棒哒!”她又将一同驰援武汉的淮阴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姚茂元的“八个一”模式运用王先生的护理工作中,这样充满正能量地与他交流,不仅让他感受到爱与陪伴,还很快的唤醒了他内心的勇气和信念,躯体治疗效果也更显著。“自入院治疗以来,看到医生护士全力救治所有的感染者,不畏惧、不退缩。作为病人的我们,唯有积极配合治疗、早日康复才可回报医者的艰辛。”王先生在出院时在医患的互动微信群发到。        

“面对疫情,守望相助是我们共同的选择”,侯淑洁说。尽管武汉开发区体育中心方舱医院的第二舱正式休舱,但与新冠肺炎疫情胶着对垒状态依旧持续着,武汉暂时还没有冲破阴霾,“春天”终究还是没能如期而至,“但我相信,我们的战友、我们的家人都坚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,那束期待已久的光芒终会耀眼而温暖地普照这座城市”。

 

 

 

武汉,这座英雄的城市充满了感动

 

方舱医院的患者是特殊的,他们不仅要忍受疾病带来的身体上的不适,更要忍受自己内心的煎熬,一声轻轻的咳嗽、些许的胃部不适、检查数据轻微的变化,这些在医护人员看来都在正常范围内的小波动,都可能令他们崩溃。当他们紧紧握着医护的手时,感觉是抓住了他们唯一可以握住的救命稻草。这令侯淑洁意识到,这是一场持久战,更是一场心理战。

侯淑洁负责的病区有一位老爹爹,患有阿尔兹海默病,有时候他会忘记自己的床位,走到其他病区里面。侯淑洁下了班制做了一个布标签,上面用彩色的笔写着老爹爹的姓名、病区、床号缝在了他的衣服上,然后和隔壁仓的医护们打好关照,每天,总有那么一群热情可爱的医护人员和病友,帮助老爹爹回到自己的床位....